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超暴露时装秀视频 >> 正文

【春秋】儿女们的谈判(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爷爷走了,剩下奶奶孤身一人,手脚也硬了。大家伙聚在厅堂里,正在进行一场谈判——奶奶该如何安置——仿佛她就是一个废弃的核反应堆。

我爸排行老三,也是家里的长子,但在这种家庭会议上,我爸为了避免矛盾通常是不发言的,我妈率先开口了:“这样吧,大家也知道,我们家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大姐家离得最近,田也不多,要不就送去大姐家吧,费用五家均摊。”

大姑妈排行老大,在农村家庭,老大往往是最吃苦的,在大姑妈那张已被苦难磨得没了神采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生性憨厚的她似乎不是参加讨论的,而是等待着结果的一位听众。

小姑见没人发话,和气地笑着:“大姐家最不济,即使是送去大姐家的话,费用也不应该是五家均摊,我们下面四个承担就行了。”妈妈对这委婉的一击没有做出激烈反应,小姑继续道,“我觉得一直让大姐照顾也不好,她田虽不多,但两头猪几只羊也够忙的,姐姐,你说呢?”

我妈的笑就像是初冬枝头仅剩的树叶,随时会凋零:“你说得也是,那家家轮流?”

二姑妈手攫在一起,满脸的皱纹随着她两个儿子的相继成婚越来越深,就像是刀刻上去的,永远也散不开,她讪笑着:“小儿子刚生了孩子,大儿子的房子还没着落……我厂里工作还不能辞呐。”也不知道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陈述一个客观事实,但大伙都明白她的意思,其实大表哥的问题不光是房子,还有不能生育,也急刹她多少心绪啊。

小叔排行末尾,是在奶奶的疼爱下长大的,他有点看不过去了:“哎,烦死了,要不就我跟哥哥家轮吧,姐姐你们也在外地,妈妈去也不方便,大姐家就算了。”

面对小叔这一番表态,我妈急了,一下窜起来,就像是八音盒里的小丑:“我家也两个儿子呢,大儿子高三,小儿子看样子今年还要请家教,我怎么忙得过来。”

“姐姐,妈妈手脚灵的时候可是一直在你们家带孩子呀。”婶婶也不是省油的灯,脸上的沟壑被粉填满,就像铺了一层水泥,我真担心她的脸会被凝固住。

在这个大家庭里,我妈跟婶婶这两位妯娌可是从进门的那一天起明争暗斗到现在,可惜婶婶的肚子不够我妈争气,我妈落下我跟弟弟两个光头,婶婶就相形见绌了,生不出,只领养了一个女儿,这让婶婶总觉得一大家子人偏袒着我妈,比如过年拿压岁钱,我家必然是拿双份;奶奶带大了我跟弟弟,却没帮她家带过一天孩子。

而我妈呢,总觉得自己劳苦功高,为你们家生了两个儿子,这世上还有比延续香火更伟大的吗,可你们谁来帮过我一把呢——她的意思是我为你们家族养了两个传承人,你们没人赞助过一分钱——所以爷爷一过世,妈妈就把奶奶唯一的一副金耳环强行要了来,她认为金器这种东西理所应当留给长子来传承的,更别说只有我们家延续了香火,幸好穷苦一生的奶奶就这点遗产,要不我真担心我妈会跟婶婶打起来。

小姑为了打圆场,只好骗婶婶说那副耳环她拿了,吃下了这坨不该她吃的屎。所以这之后,小姑不是很待见我妈,但她是五个儿女中最有能耐且统领全局的一个,她深知将大家团结在一起比闹分裂要合算,即使赔笑也行。

“哎,不要搞赖,轮流就轮流,你们没这个肚皮我一个人来,怎么这副样子的。”小姑夫上海人,挺着个啤酒肚,一句话将自己抬到了无人企及的道德制高点,多么伟大啊!可问题是,全家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吹破牛皮也不脸红的人,他的话就好像外交部谴责那样,永远那么大义凛然,却永远不起效用,他大概也深知自己在大伙心目中的形象,没有继续凛然下去,因为他生怕这滩屎真的拉在自己身上。

“要不就送去养老院好了,大家都省了力,费用我们四个均摊。”小姑远在上海,她确实也不想烦。

她以为这一提议会迎来共鸣,但深受奶奶宠爱的小叔不答应了:“送到养老院去像什么话,人家还以为我们家人都死光了呢。”

我妈也不答应,一听到“四家均摊”里的这个“四”字她就要想死的心都有了,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们都要顾着大姐,就因为她受的苦最多,家境最贫寒吗?我妈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个,以前奶奶在我家的时候,婆媳俩就无数次为这个问题争吵过。一次一袋米发霉了,奶奶说既然你们家不吃了那就给大姐家去吧,她家有猪的,我妈当即就把这袋米撒在了垃圾堆里;还有一次家里有两只不用的铁皮油桶,农人家都要榨油菜的,奶奶又提议说给大姐家去吧,其实这两只油桶我们家确实用不着了,但我妈一出火给卖了废品了;又或者逢年过节带给老人吃的东西,那老不死的自己不吃,一股脑儿卷给大女儿去。

那时期,我家一半的争吵都源于这种根本不应该有的矛盾,也是在那时期,八岁的我告诉自己以后别结婚,女人是一种很麻烦的物种,就像我的同桌总喜欢为我过没过课桌分界线而争吵。

他们的角逐还在继续,各有各的理由,各有各的利益考量,各人肚里打着各的算盘,恍然间,我仿佛觉得这是联合国在开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在为援助卢旺达的事宜争得面红耳赤。我很想上前告诉他们一句——可能他们都忘了——奶奶是你们的亲生母亲。

这场讨论的最终结果是,奶奶送去养老院,费用五家均摊——后来我知道大姑妈那一份是小姑出的,但小姑叫我别告诉任何人,要让姑父和我妈知道了还了得。

一年后,奶奶患急性肠癌过世,在奶奶的葬礼上,锣鼓哀乐通宵达旦,道士和尚轮番上阵,金箔纸钱堆积如山,送葬车队浩浩荡荡,我从没记得奶奶在世时哪一回生日有过这样隆重的排场,可见中国人是多么重孝啊!一边是五个儿女震天恸地的嚎啕大哭,让乡里四邻的人看起来仿佛奶奶的离世要了他们的命一样,而另一边,是五个儿女在进行又一场谈判,葬礼的费用该怎样分摊。

青年癫痫病物理治疗
癫痫病症状要了解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看的好

友情链接:

瑶草琪葩网 | 广州南村镇 | 番茄酱炒面 | 中国历史战争 | 邮箱登陆格式 | 泡泡堂刷段 | 已上映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