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蘑菇街店铺 >> 正文

生命如钟摆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悲观主义哲学家叔本华说过两句话:第一: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表象和帷幕,第二:人的生命犹如钟摆,左右不停摇晃。老实说这两句话一直储存在我生命的记忆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记在心里。冲着这两句话,我的内心深处时常有涟漪、有波澜、有挣扎、有思考、有矛盾、亦有怀疑,但更多的是生命的不可置否。

坦率地说,这些年来,我的生命一直在为心底里那份涌动的潮汐而忘乎所以,故于我,无论是生活和工作,只要有点闲暇,我都会自觉地向着既定目标冲击,或者说,在生命路上不停的探索、不停追求,为此,在我的心里还筑起了一道别人看不见的长城,来抵挡来自于生活方方面面的诱惑,就连所谓的朋友也被拒于千里之外。当然正常的社交和礼仪还是必须的,我所指的是那些面目可憎的人,我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与他们在一起除了浪费时间之外,还有只能让自己变得更无聊、更无趣、更愚蠢,最主要的是使自己不认识自己。

一个生命倘若不认识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表象和帷幕的话,那么,可以肯定,这个人必定会被侮辱被损害,亦必定会被一切假象所迷惑,轻者上当受骗,重者自甘堕落迷失自我。这样的人或者生命,就像钟摆,左右摇摆,直到被岁月淹没。可悲的是,死期临近,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不否认,特立独行的我与他们相比有着本质的区别,然而,并不代表我的生命就不是钟摆,甚至在有的时候比起他们更为摇晃,更有着不确定性。是的,我的理性能保证我生命的清醒,但绝不能保证我的心所面对的生活选择一定能给生命带来收获和益处,毕竟前面的路我还没有经过,更况且现在的社会、人、环境、以及一切都被俗世的尘埃紧紧包裹,所以摇摆的事实经常时不时穿透了我的理性、坚守和追求,甚至是我常引以为豪的精神品质。

正因为如此,我的生命常常在谨小慎微行走的同时还要不时地回头的审视自己,生怕一不小心就偏离了预期的航道。而说到航道,看似在我的脚下或者头顶,然而,无论是天上还是陆地,都是一片开阔的自由地,而正是因为如此,生命的摇摆才让我不能释然。记得林语堂先生说过人是一捆矛盾的话,这矛盾来自于生活、来自于现实,亦来自于社会和环境,更来自于自身所面对的非白既黑的选择。当然,生活和生命并非如黑夜与白昼那么简单、那么清楚明了,他的存在远比天气、事物、真理更为复杂,更令人难以做出评判。所以,我愿意承认,我的生命在很多时候,还是没有摆脱叔氏所言说的那样:生命如钟摆,左右不停的摇晃。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的生命比起那些行尸走肉或者随波逐流的人要好的多的多,因为至少他可以证明我是一个有爱憎、有是非、有好恶、有灵性、有良知、有选择的人,而非一个死人。换句话说,生命摇摆是客观,是非理性的存在,而我思故我在,我用我手写我心是主观,所以,不管现实多么复杂多变、生存环境多么严峻恶劣,凭着这些年生命读书的经历、再加上丰富的阅历,我也不会迷失本我。我不妨还可以这样说,生命的钟摆是一把双刃剑,对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取向完全由自己生命意志来衡量定夺。

我庆幸,我摇摆的生命在生活的海上尽管遇到各种颠簸、起伏不平,甚至是挫折和打击,当然包括黑暗、挣扎、痛苦、徘徊在内,然而,我始终没有逃离或者躲避来自生活、环境、现实里的一切,我战胜它们的法宝不是对上帝的崇拜、也非手里握有知识和真理的宝剑,而是高悬于头顶上那片灿烂的星空。是的,我的生命有了康德的星空,生命的底线永远不会被自私和贪婪所遮蔽,相反,每当生命出现摇摆不停的瞬间,我只要抬头仰望那片星河,心里就有一种力量和激情,去安抚灵魂的浮躁和驿动,同时对自己说,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表象和帷幕,坚守生命意志走自己认定的路,这表象和帷幕才不攻自破。而至于生命的摇摆现象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不必太在意,要在意的倒是自己的姿态,是否通过摇摆能分别出真理和缪误的区别,就像当年周氏兄弟或者更多的中国人,面对同样不可一世的日本人,选择的是背叛还是投靠一样。qq406038085

新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
治疗儿童癫痫病
沈阳哪个癫痫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

瑶草琪葩网 | 广州南村镇 | 番茄酱炒面 | 中国历史战争 | 邮箱登陆格式 | 泡泡堂刷段 | 已上映电影